言情古风还是浮躁之风?

发布日期:2019-07-19 16:26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套“民国大师经典书系”,把古风言情的书名,硬安到了鲁迅等九位文学大师头上:鲁迅的作品叫《风弹琵琶,凋零了半城烟沙》,胡适的作品叫《此去经年,谁许我一纸繁华》,沈从文的作品叫《一指流沙,我们都握不住的那段年华》,梁实秋的作品叫《陌上谁人依旧,固守流年》……

  这些书,都是民国文学大师经典散文,但书商却另起炉灶,策划的书名画风矫揉造作,太过脂粉,这不合这些文学大师的风范,根本无法体现这些民国文学大师的文学形象、文化人格和精神风貌,而且容易使读者误以为那些牵强附会的句子真出自大师们的经典语录,导致以讹传讹。

  更严重的是,在如今的图书出版市场,这样的给经典作品改头换面、涂抹包装以求重新畅销的做法,似乎已成一种出版风气。

  有一套丛书,把民国风华绝代的一些女作家的作品,一律包装成了朋友圈鸡汤。陆小曼的书叫《我转身,邂逅一生的执念》,石评梅的书叫《你来过,愿记忆终究美好》,萧红的书叫《遇见你,遇见不变的纯真》,成了爆款鸡汤的常客。

  而对世界文坛的作家诗人经典作品,“管他英国的美国的,进了中国就是我们的”,所以,也难逃出版社编辑们鬼手书名的大改造,比如,把莎士比亚诗集叫《如果世界和爱情都还很年轻》,泰戈尔的诗集叫《原来我们彼此深爱》,波德莱尔的诗集叫《青春是一场阴郁的风暴》,这些书名不仅背离了这些诗人作品的诗歌精神,而且与原作的精神、神韵相去甚远。

  正手“孤独”“愿你”“生命”,反手“青春”“忧郁”“美好”,正是如今图书市场一些所谓“卖书鬼才”为了畅销、流行,给经典作品改头换面、涂抹包装的套路,它们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今图书界的浮躁之风。

  依赖所谓新的流行语,投世俗所好,看似新奇、新颖,但其表达诉求技术拙劣,对大师精神的牵强附会甚至扭曲,正成为一种阅读的污染。